手环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手环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【资讯】北京试点流动人口村庄封闭管理住户称更安全圆麻

发布时间:2020-10-17 18:15:31 阅读: 来源:手环厂家

昨日,西红门镇寿宝庄村,保安检查进村者的证件。大兴区政府昨日消息,包括西红门镇、旧宫镇、瀛海镇、黄村和亦庄在内的“北五镇”16个村已经开始试点流动人口封闭管理模式。记者 韩萌 摄

昨日,西红门镇寿宝庄村,两名保安站在村口,进来的每一个外村人都要查证件。本报记者 韩萌 摄

大兴区近85%的流动人口集中在城乡接合部的北五镇和五个街道。昨天来自大兴区政府的消息,目前“北五镇”16个流动人口倒挂村已经开始试点封闭管理模式,该模式年内将推广至92个村庄。

市公安局大兴分局副局长左宝栓前日介绍,所谓“倒挂”是指流动人口数量超过常住人口数量。目前,大兴区有92个自然村出现“倒挂”情况。

按照封闭式的管理模式,警方联合政府部门为这些村落建围墙、安街门、设岗亭,并封闭一些不常用的路口,对村内的人员和车辆实行持证出入的措施,将原本开放的自然村经过改造,上升为封闭式的社区管理模式。

大兴区相关负责人昨日介绍,即将推广封闭管村的“北五镇”分别为西红门镇、旧宫镇、瀛海镇、黄村和亦庄。据介绍,近年来,随着经济社会各项事业的不断发展,在推进城乡一体化进程中,大兴区流动人口快速增长,已从2000年的7万多人发展到2009年的59.1万人,成为全市四个流动人口倒挂区之一。

目前,大兴区近85%的流动人口集中在城乡接合部的北五镇和五个街道,他们大多以服装加工、餐饮服务、建筑施工、废品收购等劳动密集型企业和低档次、小规模行业务工为主。大兴区相关负责人称,流动人口的激增在大兴区引发了无照经营、非法办学、本地人就业机会减少等系列问题。

西红门镇是此次实施流动人口封闭管理的镇之一,据该镇相关负责人介绍,目前该镇已在老三余村和寿宝庄村两个村进行了试点,马上将在全镇东区的16个村推广。这位负责人表示,目前西红门镇户籍人口为25600人,30000市里搬迁人口,10万流动人口。“当初试点该模式,是当地村民提出的要求,个别村自己试点后,镇里觉得效果不错,决定推广下去。”

老三余村村口设“三重门”

房东担心无人来租房;有租户称办证出入不影响生活

■ 探访

老三余村村口,巨大的拱门已经焊上一道墨绿色的栏杆门。另一道半开的电子伸缩门滚动着“欢迎你”字样。由于人口倒挂,该村已经开始试行封闭化管理。

昨天下午,由于村里大部分人的出入证还没有办理好,村口刚成立的综治中心内排起了办证长队。

生意人担心买家进不来

村子里的小世界似乎与外部隔绝,主干道东西贯通,两侧各种生意门脸紧挨着挤向路面。从主干道向南北深入进一条、二条、三条等依次排列的胡同。

“出入肯定不方便,俺们就靠外边人做生意,不让进了咋整?”马大姐和丈夫从山东来北京,在老三余村做馒头生意。来买馒头的不仅是村里人,附近工厂的工人也是他们的主要客源。马大姐不认为村里以前就不安全。

村里人都说,老三余村做买卖的多,商铺种类齐全、价格便宜是远近闻名的,这些商铺的经营也在依附村外买家。从福建来的刘女士很担心,封闭管理后东西卖不下去了,在“安全”和“利益”之间,她显得有些无奈。

“不会封多久吧,外边不让进来,那租给谁啊。”午后,老北京王桂英大妈坐在巷子里休息。她觉得“封闭管理”会带来安全感,但她的十四五间房子能否还租得出去,也只能观望。

村民称小偷多封村更安全

“只要办证了就没事儿。”在村里超市打工的魏俊来京十多年了,他觉得自己生活简单,没事儿不出去,办出入证并不会影响自己的生活,反而会带来安全感。

王桂英说,一到夏天、春节前,村里的小偷特别多,都装成蹬三轮的、找朋友、找房的,进来撬门盗窃。“封村多一份控制,好人不怕。”王桂英的邻居陶绪英(音)也这样认为。

“封闭管理参照社区经验”

巡防队长称,监控系统预计五月上旬安装完毕

■ 执法者说

其实,“封村”这个概念在老三余村并不新鲜,该村巡防队队长孔庆明说,从2008年奥运会开始,遇到大的活动,村里便采取过这种巡控方式。

“但以前的效果并不好。”孔庆明说,当时是在一些出入口安排人员站岗,而因为有的人责任心不强,也发生过随便放人等尴尬现象。尤其到了晚上就没人把守,“盗窃发案都是集中在三四点”,他说。

因此,他觉得,如今在村子的居住区周围设置了围栏、门卫的管理方式将会很规范,“这也是参照成立很多封闭社区的经验做的。”

老三余村外围一共安装了15个门,剩余的锁上,办证完毕后,正式封闭管理。孔庆明说,随后,监控系统预计在五月上旬安装完毕,与西红门派出所联网监控。他说,这些原本是村里有意自费安装的,但因此次封村试点,这27万的设备资金,现在都由镇里解决了。

硬件靠近社区管理,但孔庆明觉得,区别在于,村里人员构成复杂、素质低,管理冲突要比城里多得多。

对于村内生意人的担忧,孔庆明觉得,既然是试点,就可以慢慢协调。“(封村管理)也是为了他本身的安全,都可以理解。他需要谋生,也需要一个安定的环境。”

“封闭管理无异于有罪推定”

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唐钧质疑,建围墙不符合城市管理主流方向

■ 专家观点

“以流动人口是否倒挂,作为是否封闭管理的依据,无异于‘有罪推定’,”对于“人口倒挂村试行‘封闭管理’”举措,昨日,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唐钧接受本报采访时提出质疑。

唐钧认为,京郊城乡接合部流动人口密集,乃至于部分村落流动人口倒挂,这是中国城市化进程中必然出现的现象。尤其是首都北京,买房、租房等居住成本偏高,致使大量流动人口只能在京郊谋得栖身之地。

“哪些村落发案率较高,与流动人口数量并没有比例关系。”唐钧说,如果流动人口数量是否高于户籍人口,作为“封村”的参考指标,“无疑于‘有罪推定’。而治安问题的实质,源于管理不到位、管理机制方面的问题。

唐钧表示,一旦对流动人口倒挂村采取“圈起来管理”,有可能使流动人口“心里不舒服,引发不必要的社会矛盾”。而且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“出入凭证,觉得不方便,就会‘自动移民’,哪里住得方便,就到哪里”。

“开放是城市文明的标准之一”,唐钧说,建围墙模式,并不符合现今城市管理的主流方向。

“最佳管理方式是不分户籍”

北大教授陆杰华认为,机械化以证管人不够人性化

北大人口研究所陆杰华教授认为,如果真的像媒体报道中所说的那样,对村庄建围墙,设大门,凭证进出,似乎这样的治安手段有点“过时”,也不够人性化。

陆杰华说,我国近30年来人口管理的经验,就是从机械化的“以证管人”,发展到今天比较科学的“以房管人”、“以业管人”。“但是,现在这个试点的做法,采用保安站岗、巡逻队巡逻,晚上11点关门这样带有一些强制色彩的治安管理措施,想来在实际工作中,似乎也很难落实和坚持下去,而且容易引起矛盾。不仅仅是流动人口与流动人口,本地人与流动人口之间的矛盾,一些本地人要出租房子给流动人口,这样的管理方式是否也会引起他们的怨言?”

陆杰华认为,最适合目前社会发展状况的人口管理方式,就是不要去清楚地划分户籍人口和非户籍人口,而对所有常住人口实行物业式的社区服务和社区管理。管理是搭建在服务基础上的,是要和服务相结合的。

网友评论

●建村庄围墙是中国开始出现大型贫民窟的一个标志。但是从另一个方面说,建围墙也是管理的态度,比无视或者放任要好。

———新浪网友

●流动人口实行封闭管理,北京的试点会不会成功,我真不敢期待!毕竟社区不是看守所啊!

———新浪网友 火木东

●这样管理,对于村庄里住的流动人员也是有好处的,当地社区的治安状况变好,实际上是对住在那里的人都有好处的。也许会有一定的歧视性,但总体来说,利大于弊吧。

———网友 寒露清霜

●这事咋看咋欠妥,这么大的工程为什么不进行民主评议,为什么不征求当地租房人的意见,犯罪率高不是说简单地用围墙就能给阻止的,这是一个人的思想还有法律意识问题,所以重在引导,而不是用这种简单粗暴的解决方式来解决。

———网友 下里巴人

alevel数学补习

ib教育

ib补课机构

alevel心理学

相关阅读